故事

访谈一个改变中的市场欧盟木质颗粒产业深入2019iyiou

2019-05-14 19:53: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访谈:一个改变中的市场 欧盟木质颗粒产业深入分析

当欧盟在十多年前通过了减排和可再生能源目标方案时,我们似乎立刻可以想像出一个光彩夺目的未来市场。在木制产品之外,有数量众多的全球玩家希望抓住这次机会。尽管有一些企业取得了成功,但其余的却无法在难以驾驭的出口市场中分得一杯羹。除此之外,企业需要的不仅仅是激情,耐心和毅力才是获取成功的关键。

随后在北美山泥倾泻般的出现了一批木质颗粒出口商,这些年来,其产量呈指数级增长。欧盟消费市场是一个重要的催化剂,但供应商们在亚洲看到了新的机遇。但即使新市场即将到来,欧盟是目前的强势市场,预计至少在未来几年仍然是关键的驱动因素,欧洲许多大型的颗粒消耗项目将在2020年之前上线。

生产与消费的趋势

根据2016年的统计数据:全球生产了近2900万吨木质颗粒(不含中国),欧盟的产量接近一半,达到1400万吨。这1400万吨占欧盟自身需求2170万吨的65%,其余的35%主要来自北美,少量来自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地区。

图示:2016全球木质颗粒产销地图(不含中国)

与美国的规模化生产相比,欧盟许多成员国的木材颗粒产量分散,并没有集中在特定的地区。由于需求增长,欧盟产量多年来呈上升趋势,但随着2014年至2015年(1350万-1410万吨)增长率达到4.5%,2016年产量下滑至1400万吨。欧洲颗粒协会负责人高蒂尔(Gauthier)说: 不利的天气条件是2016年停滞的主要因素。值得一提的是,工业市场对天气的依赖性较弱,多年来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

根据欧洲生物质协会的年度报告,2016年欧盟消费的2170万吨木质颗粒中,其中的61.7%分别用于:住宅供热(42.6%)、商用(11.8%)和热电联产-CHP(7.3%);剩下的38.3%的则由发电厂消耗。

图示:2016年欧洲木质颗粒产量分布图

图示:2016年欧洲木质颗粒消费分布图

Hawkins Wright(全球森林研究机构)的研究经理菲奥娜 马修斯(Fiona Matthews)表示,由于家庭和商业部门的驱动力完全不同,他们的增长速度差别很大。她说: 我们预计住宅供暖市场的增长将会放缓。工业市场的特点是用户数非常少,但是每个用户的消费量都非常大。尽管由于两个新项目即Lynemouth和MGT Power的上线,工业颗粒需求将大幅上升,但目前我们并没有设想任何额外的需求增长。

预计在2018年和2020年之间将有五个新的工业规模的颗粒消耗项目上线,其中的使用者是英国Lynemouth的EPH。这个420兆瓦的燃煤发电厂正在转化为使用多达160万吨木材颗粒,它将于2018年初上线运营。今年将在荷兰上线的一些项目也会创造大约150万吨的新需求;,MGT Power在英国的299MW的电力项目将从2020年开始每年消耗约110万吨颗粒。

FutureMetrics的高级经济学家塞思 沃克(Seth Walker)指出,与大多数使用颗粒的电力项目不同,MGT可以说是专门为颗粒设计的。他说: 很多这样的项目都是为了延长煤电厂的使用寿命而改造为使用颗粒燃料,而使用颗粒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我认为今后几年需求可能会稳定下来。

各成员国的公用事业(发电站)都有兴趣转向使用木质颗粒,至少在目前情况下,这种情况是令人感兴趣的。 P yry管理咨询公司的高级经理汉纳斯 莱希纳(Hannes Lechner)表示: 我们仍然收到来自欧洲包括西班牙、葡萄牙、德国和法国煤炭公司的电力客户的询问,希望转化为生物质能。这些国家已经不再青睐煤炭了,而且很快就会完全停止使用煤炭。他们生存的选择就是转化为生物质能,但是他们也需要适当的支持系统,而这通常是拖了后腿的地方。政府通常不太支持大规模进口生物质能项目。

除了这些潜在的转换因素之外,就像沃克一样,莱希纳也表示,需求将在2020年之前保持平稳,之后会是一段稳定期。而从2026年起,预计需求会收缩。莱希纳说: 它将会非常显著地收缩,特别是在2027年,当Drax和Lynemouth的支持结束时。 那时可能会对美国的供应商产生相当大的影响,而潜在的葡萄牙和波罗的海地区的欧洲供应商也有可能受到波及。当然,改变不会马上到来。但是按目前的形势的判断,需求将会显著收缩。

为了准备转移市场,加拿大供应商已经与日本企业签订了合作协议,就像美国供应商Enviva一样,莱希纳指出,尽管美国东南部的生产商可能无法在亚洲轻松获得像欧洲市场那样的成功。他说: 如果你看看进入日本和韩国的木质颗粒的供应成本曲线,那么美国的定位就不太好。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俄罗斯等国的供应相比,美国的颗粒相当昂贵,而且这也正是我们看到未来有增长潜力的地方。在成本曲线高处的供应商会发现很难在这个新兴的亚洲市场做长期竞争,所以他们将不得不做一些事情 可能转向美国西海岸,生物质能消费有限,但可以接受较高的价格。或者直接在亚太地区建立本地化平台,把他们的专业知识和技术要领带到当地市场。

沃克说,虽然欧洲的工业颗粒增长速度放缓,但他认为住宅、商业或小规模的热电联产或区域供热可能仍将保持一定规模。

[住宅/商业]由于燃料价格竞争激烈和暖冬的影响,需求和增长这几年来一直比较缓慢,所以没有什么动力可以去改变, 沃克说。 在英国,这些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可再生热激励政策带来的财政补贴驱动,但是规则和支持计划的变化,导致需求开始增长。 马修斯说。

RHI在执行缺陷和严重超支方面经历了一些争议,但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成功。 莱希纳说: 北爱尔兰真的出现了这些问题。在英格兰、威尔士和苏格兰,并没有管理不善或超支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慷慨的奖励计划,虽然已经被淘汰,但政府仍然支持RHI。 他说。 如果你想将你的能源系统脱碳,为了加热和冷却,生物质是少数可行的选择之一。我们预计英国生物质能供暖市场的进一步增长,可能达不到我们期望的水平,但增长是确定的。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增加国内资源,避免进口和依赖国际市场。

大多数欧洲国家已经将能源和碳减排目标定义到2020年,至少目前还比较模糊。莱希纳说: 我们看到更多的欧盟国家正在关注其国内生物质资源,能够真正支持多大的生物质供热增长以及应该激励多少生物质资源利用。在关注这方面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考虑激励长距离进口到国内市场的生物质能,因为那时你正在进行可持续性和碳足迹的讨论,而这正是目前政界人士非常警惕的。

然而,根据莱希纳的分析,在一些情况下,进口木质颗粒用于家用供热在经济上是相当有利的。 主要是因为很多欧盟国家的原材料成本很高,而颗粒厂通常规模又比较小,没有在北美那些二十万吨或五十万吨工厂的效率。供应商可以在市场上竞争,但需求无疑会增加。

目前,工业和家庭消费在欧盟市场(2020年以后)的持续增长主要取决于政策。

需要关注的政策

高蒂尔说,2020年之前的2018年将是未来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关键一年。他说: 事实上,欧盟的决策者们正在讨论一个非常重要的法案,这个方案将在2020年到2030年间形成包括生物能源在内的可再生能源的未来立法框架。

对于生物能源来说,这将取决于谈判的结果,有一些重要的事态发展可能成为这个行业的机遇或挑战。高蒂尔首先确定了固体和气体生物质的可持续性标准。他解释说: 到2020年,只有生物燃料才符合可持续性标准。目前所讨论的立法正在预见固体生物质的可持续性要求,包括颗粒。有可能的结果是,只有20兆瓦以上的设施才能符合这些要求,但细节仍在讨论之中,并考虑了其他阈值,例如1兆瓦。

另一个重要的政策是在加热和冷却(H C)领域发展可再生能源目标,并且改善建筑物的能源效率。他说: 重点放在碳氢化合物脱碳领域,可以视为重要的市场机遇,特别是在民用层面。但是,这个新的焦点也引起了人们对生物质排放和空气质量的关注,尤其是在分散式炉灶和锅炉方面。

,谈判正在对生物质热电联产的电力生产进行限制,高蒂尔说。一旦实施限制,会妨碍成员国仅靠生物质来发电。

根据马修斯的说法,除英国RHI之外,继续推动住宅和商业的欧盟木材颗粒市场政策和补贴计划还包括:法国的Fonds Chaleur热量计划,爱尔兰的可再生热量支持计划,意大利的Conto Termico以及在奥地利、德国、波兰和荷兰等国家实行的生物质锅炉补贴。

在工业领域,英国的可再生能源义务和差异合同政策(ROC),荷兰SDE+和丹麦的热量税都是重要的政策驱动因素。

对于政策以外的挑战,马修斯说,事情总是在短期内发生变化。 供需平衡目前相当紧张,尤其是在供热低迷的情况下,由于库存偏低、意大利整合、以及部分地区出现突发性寒流,供暖市场出现下滑。长期趋势仍然存在,的问题是亚洲需求上升可能带来的影响。

如果供热产业继续增长,工业项目陆续得以实现,高蒂尔认为,那么主要的挑战就可能是确保足够的生产能力,以避免市场上出现供应不足的情况。目前,欧洲所有的生物质能消费水平都比生产高出很多,根据高蒂尔的说法,2016年高出55%,因此需要从美国进口木质颗粒。他说: 美国和欧盟生产商之间的竞争仍然很小。然而,缺乏竞争的主要因素是美国颗粒在欧盟的目标市场是大型工业用户,而欧盟本地供应商主要给个人和中型市场供货。

马修斯指出,市场变化很快。沃克指出,几年前我们曾预计德国会成为木质颗粒的净进口国,但现在情况并非如此。他说: 这个市场在向另一个方向转移 - 增长停滞、销售下滑。 现在一切都和几年前不一样了。

莱希纳指出,,欧盟委员会可以随时更改规则。他补充说: 情况可能会非常迅速地产生变化,而且非常显著 - 有很多因素和不确定性。 例如,如果德国真的需要生物质耦合发电,那么需求量可能会立即提升。西班牙和葡萄牙的燃煤电站也一样,他们忙于游说政府,我们必须观察事态的发展。这是一个相当不确定的未来,但可能会有更多的上行空间。在2026 2027年之前,供应商必须在这个悬崖边缘保持警惕,因为离那一刻已经不再遥远了。他们必须真正强大起来,找到一个生存的战略,而不是留下一些搁浅的资产。

编者按:截至发稿时,英国政府公布了对可再生能源义务法(ROC)下进一步控制生物质能转换成本咨询的回应。答复建议在ROC各单位的发电站层面实行上限,而不是规定ROC对未来生物质能设施转换的支持。作为回应,Drax(英国的发电站)宣布将把第四台机组改造成燃烧木质颗粒,并计划在2019年下半年完成这项工作。Drax现有的机组每年消耗大约230万吨的木质颗粒。第四台机组的可用性可能低于三台现有的机组,因为Drax打算在用电需求较高的时候运行它。

与此同时,欧洲议会确认并完善了 可再生能源法案 和 能源效率法案 的修订工作,以确保年间欧盟消耗的生物能源的可持续性。欧洲生物质协会发表赞同声明,指出这种方法将使固体生物质在欧洲能源转型中继续发挥关键作用,同时将提供一致和切合实际的可持续保障措施,但生物质能源部门将不得不在议会小组谈判中保持谨慎。

作者:Anna Simet 《Pellet Mill杂志》

asimet@

(原文来自:生物质杂志)

2009年武汉A轮企业
2012年长沙企业
李志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