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评论腐败官员再精彩的廉政语录不过是表演

2019-01-30 22:58:52

评论:腐败官员再精彩的廉政语录不过是表演

日前,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调查。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第十一位省部级官员。耐人寻味的是,从李春城到廖少华,他们中的不少人都“台上高调反腐,台下大搞腐败”。是什么原因,让一些贪官“左手拿现金、右手拿先进”?贪官“秀廉政语录”现象频现,引人深思。

近些年,媒体公开报道的落马官员不少,从他们开会的资料,讲话的视频,都能找到各种精辟的廉政语录。

与廖少华同为贵州治下的原省委书记刘方仁,就说过一段注重德法兼治的廉政语录,他说:“法德兼治方兴国,各级干部要真正树立起人民公仆的形象,努力防止和克服官僚主义、形式主义。”

深圳原市长许宗衡,也说过一段感动特区市民的廉政语录:“我要做一个清廉的市长,不漂浮,不作秀,不忽悠,不留败笔,不留遗憾与骂名!”

比之廖少华廉政语录的“中规中矩”,原沈阳市市长慕绥新的廉政语录有文采多了,“人民选我当市长,我当市长为人民”,朗朗上口,老百姓很容易记住和给予信任。

也有不少打情感牌的,广西自治区原主席成克杰,曾公开在会上说:“一想到广西还有700万贫困人口,睡都睡不着觉啊!”原宾州市委书记李大伦,还为自己赋廉政诗:“休言怀才谋大略,但愿清廉归平淡。”

为掷地有声,让行贿者闻风丧胆的廉政语录,恐怕要数四川省交通厅原厅长刘中山的故事,据说刘曾经给门卫打:“喂,保安吗?把这个行贿的人给我赶出去!”

孔子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这些落马的官员大多深谙为官之道,他们之所以急于把自己打扮成廉洁之身,本质上是要树立一个“正身”,从而树立自己的个人威信,希望下级官员能够“不令而行”,为自己的仕途铺平道路。与他们贪腐背后的阴谋相比,这些廉政宣言不过是一层幌子、一种手段而已。

但贪官们往往惯于用这种耍嘴皮子的手段来笼络人心、骗取信任。可谓“上”骗上级,“中”骗同僚,“下”骗百姓,立体式讨好。说大话、假话、空话,玩概念,画大饼,开空头支票,台上大反腐败,台下大搞腐败。

这些腐败官员为何爱秀廉政语录?在他们看来,这可能是他们眼中的一条“政治捷径”,通过打廉政牌,喊喊口号,做做样子,搞搞形式,也能在短时内赢得所谓的“官声、政声、名声”,获得升迁机会,为自己的腐败蒙上厚厚的遮羞布,不仅纪检监察机关难以察觉,还会给公众造成错觉。

许多贪官在落马前,都是以清廉形象示人,落马后,老百姓对其贪腐行径,或感到不可思议,或恍然大悟,“其实原来早有苗头啊!”解析其根源,主要还在于官员权力过于集中,行使权力的过程不公开透明,特别是对公共决策缺乏制度约束和法律约束机制,即便有制度和法律,也缺乏强有力的推进和执行。

值得追问的是,这些问题官员大多都是层层提拔,有的甚至是带病提拔,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被发现?这说明在制度推进和法律执行层面还存在问题,给部分官员搞“廉政表演”提供了空间。领导们可以在大会小会上大讲特讲,但讲完后,这些停留在嘴巴上的口号,书写在文件上语录,怎样兑现,如何执行,找谁问责,谁来监督,成了大问题。

民间有句俗话:“久走夜路总会碰到鬼”,狡猾的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时候。官员们没有真正对老百姓讲真话,没有真正为老百姓办实事,没有真正地廉洁自律,其伪装出来的廉政形象迟早是会被戳破的,尤其在现在这种“反腐动真格”的语境下,廉政表演很可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再精彩的“廉政语录”都只是表演。(重庆晨报评论员王方杰)

原标题:评论:腐败官员再精彩的廉政语录不过是表演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上海手推式洗地机
喷雾除臭设备
安平县平台踏步板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