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

去产能去杠杆成主线刺激政策难出台

2019-06-14 22:00: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去产能去杠杆成主线 刺激政策难出台

SMM讯:6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1%,比上月回落0.7个百分点。分析人士表示,在总需求依旧疲弱以及企业去库存持续情况下,二季度及未来一段时间经济增速可能继续回落。考虑到政府部门对当前经济增速下滑容忍度提高以及推动经济转型的决心,短期刺激政策料难出台。去产能、去杠杆是下半年经济发展主线。未来经济增长需要在去产能过程中推动结构性改革,依靠改革释放红利为经济发展提供新动力。

二季度经济增速或继续回落

分析人士表示,总需求疲软以及企业去库存持续,将导致二季度经济增速继续下行,预计二季度经济增速下行至7.5%左右。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相比一季度表现,二季度经济仍处弱势徘徊阶段。从三驾马车来看,出口在外部环境没有大的冲击下挤出水分、回归真实,投资受制造业低迷影响略有下滑,消费增速稳中有升,经济并未出现明显企稳回升态势。

受累于工业及外贸领域下滑,二季度增速将有所降低。申银万国首席宏观经济学家李慧勇表示,预计二季度经济增速降至7.6%。现在经济谈不上回暖,经济走势仍呈L型底部波动态势,新的上升周期可能要到三年后出现。

对于下半年经济走势,中国银行报告认为,三季度经济可能小幅回升至7.8%左右,全年能够实现7.5%的调控目标,不排除达到8%的可能。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称,能源原材料价格下跌、企业经营困难、PMI指数走低、金融市场波动加剧都为经济回升带来了不确定性,但城镇化加快推进、消费和出口恢复性增长及基数等因素,为经济保持稳定甚至小幅回升奠定了基础。

尽管经济整体放缓,但长期看仍有继续增长的潜力。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金融系主任李稻葵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点非常明晰,即在准公共产品领域的潜力,包括水利建设、空气治理等,并且这些领域可引导民资进入。下半年高层将召开一系列会议,讨论经济政策和改革措施。7至10月有望出现一系列信号,中国经济会有新的变化。

去产能去杠杆成经济发展主线

分析人士表示,政府对当前经济增速下降的容忍度明显提高。在加快淘汰过剩产能、推动经济转型的大趋势下,短期刺激政策很难出台,依靠信贷扩张刺激经济的措施也将被摒弃。去产能、去杠杆成为下半年经济转型的主线。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认为,刺激经济的短期政策难以出台。一是政府基本接受当前的经济增长速度,并不认为当前的增长明显偏低;二是短期并没有出现明显让政府作出刺激政策的契机,如大幅度的增速回落和就业恶化;三是财政稳健的要求和对系统性风险的担心将制约短期出台激进的财政和货币扩张政策。

对于去产能问题,北京科技大学经管学院经济贸易系主任何维达指出,下半年急迫需要去产能的产业是钢铁、水泥、电解铝,其他行业还有玻璃、稀土等,主要集中在机械、化工等部门。如今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外需不振,钢铁等商品出口大大减少。在国内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下,钢铁、建材需求减少。与此同时,我国去年粗钢产量位居全球首位,比排名第二至第十的国家产量总和还多。

何维达认为,应加快结构调整,淘汰落后产能,提高产业集中度,加快技术产品结构转型升级。政府要尽快出台统一的环保标准,更要严格执法,少干预,多监督。

去产能的过程也蕴含机会。何维达称,发展循环经济、积极进行技术升级、产品具有高附加值的高科技企业将迎来一波机会。另外,大多数产能过剩的部门也伴生严重的环境污染,环保行业也将大有可为。

对于去杠杆问题,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张茉楠表示,近十年来中国全社会的杠杆率上升了40个百分点。地方政府债务绑架了中国经济。不断攀升的社会融资总量以及表外融资、债券融资的大幅增长,与下行的经济增速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和背离。后续调控政策还会继续出台,金融市场余震可能不断。货币政策需要在短期和长期之间寻找均衡,避免去杠杆化过猛,给实体经济带来伤害。

李慧勇表示,去杠杆化需要大力推进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同时通过资产证券化盘活存量资产。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在陆家嘴论坛(官方站)上表示,中国企业债务问题严重,但问题不是债务规模,而是这些企业的还债能力。中国未来五年要安排一个漂亮的去杠杆化过程。

推进结构性改革释放经济潜力

分析人士表示,当前和未来经济增长需要依靠改革推进。一方面要优化投资结构,避免过剩问题恶化;另一方面要放开行业管制、打破垄断,积极引导民间资金发力中高端制造业、服务业领域投资。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化解经济当前的困境,要严格地方政府和融资平台的资产负债表,通过税收手段抑制投资投机性购房,实现市场出清。与此同时,快速启动利率市场化和大幅降低基准利率,以改善实业的金融环境。

李慧勇表示,下半年重要的改革领域在于打破商品、渠道、价格垄断,实现金融自由化,解决资金供求不对称的问题。实施广义的分配制度改革,如改革财税体制等,为社会提供一个安全阀,解决民众消费能力不足、企业负担过重的问题,重建商业新秩序。

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称,中国市场经济的一个重大瓶颈是基础品比价关系和价格形成关系严重扭曲。年度主要的改革事项营改增已经形成了倒逼机制,下一步必须推进新一轮价税层的改革。三中全会将形成的顶层规划,必须解决这个改革的通盘设计和路线图、时间表的问题。

对于如何激活存量货币、服务实体经济问题,李慧勇表示,资产证券化是引得活水来的源头之一。现在的贷款都是死资产,假如将其资产证券化就能为增量资金提供新来源。另外,鼓励企业上市,大力发展场外交易如新三板扩容、支持非上市股权交易等,也是把非商品化、非货币化的资产变为可交易、可转让资产的途径。

小企业网站建设注意什么
医药
怎么开通微商城
分享到: